.

MARKGUN#情热/3

MARKGUN#情热/3


bgm在前一篇。


陈智霆听着台下的尖叫声,有点尴尬地挠了挠头,还是笑了。陈瑞书看了他一眼,扯着T恤下摆走到了前面,坐在了沙发上,把脸转向了Perth,不知该做什么表情好。


台下尖叫不断,其他人都抱团笑起来,陈智霆突然觉得自己的面无表情有点格格不入了,于是便也抿着嘴笑起来,支着下巴认真盯着看,心底那丝丝缕缕的焦灼却升上来。

他突然又想起刚才,自己傻乎乎地说,“我是Techno,大学的足球队长。”


陈瑞书又笑了,捂住嘴又按了按鼻尖,坐回了陈智霆身边。


陈智霆把翘着的二郎腿放下了,腿规规矩矩地并在一起,移开了一些距离,没再看着镜头,没再看着台下粉丝,没再看着主持人。


你们都好厉害,还在戏里的就只剩我了。



FM前一晚,陈智霆紧张得睡不着,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给自己催眠,然后手机在桌子上一震,屏幕也亮起来。这种时间的短消息陈智霆一般都是不理会的,紧急的事情肯定会打电话,就算失眠他也不会起来看,手机一拿到手里,更睡不着了。


但好像什么心灵感应似的,他觉得这条消息可能很重要。


-P’Gun,睡了吗?


陈智霆拿了手机又坐回床上,想了一会才回复,“怎么睡得着啊!”外加一个抓狂的表情。


-嗯,我也睡不着。


-那怎么办呢?[思考]


-不知道。


窗子没关,外面树上的蝉鸣猛得一阵响起来,陈智霆脑子一抽,手指完全无法阻止地把一条消息发了出去。


-那……要不要出来,和我一起?


-好。


“Napat!你的想法,啊不对……你的做法很危险!”陈智霆把手机扔进枕头缝里,开始捶自己那个比枕头还不如的脑袋,“大晚上把一个刚成年的男孩约出来见面,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!我后悔了Mark你别出门了睡觉吧……”


手机在枕头缝里又开始震动,这次是电话。


“P’Gun,我们在哪见?”


陈智霆抠着被单上的小花,拿着手机开始支支吾吾,“嗯,嗯……我想想……”


“你是不是不方便?”陈瑞书那里窸窸窣窣的声音没了,格外安静,刚才应该是一边换衣服一边给他打的电话。


“啊没有啦……”陈智霆低着头,那朵可怜的小白花都快被他抠掉了,然后报了一串地址,“打得到车吗?要不要我去你那里。”


“没问题。”陈瑞书的声音又远了一点,向来温和缓慢的声线在电波转换下逐渐偏向了温柔,大概是笑了,可以听出来一点点雀跃,“很快到,等会见,P’Gun.”


陈智霆又大字型摔回床上,看着屏幕上刚结束的那通不足一分钟的电话,轻轻叹了口气。



快十二点的居民区,只有这一家经营夜宵的小店还开着了,灯光盛满暖意从店里溢出到门口的台阶。陈智霆就蹲在台阶上数蚂蚁,不时抬头往路的一边看一眼,没多久就看到不戴帽子难受的陈瑞书戴着他那顶渔夫帽跑过来。


想喊声“你跑干嘛”的,怕扰民,陈智霆只好等陈瑞书过来了才摸了摸后脑勺,眼睛东瞄西躲的,“又不急,跑干嘛。”


“怕……怕P’Gun等我太久。”陈瑞书还真有一点点喘,出租车进不来,他跑了好一段路。


“等都等了,也不差这么一会。”陈智霆抓了抓鼻子,又拍了拍陈瑞书的胳膊,“进去吧。”


陈瑞书歪了歪头,盯着陈智霆,笑了,“P’Gun的头发翘起来了。”说着伸手拨了拨陈智霆脑袋上的呆毛。


陈智霆抓着陈瑞书的手腕大惊小怪地躲开,“哎呀……反正明天也要做头发……”并且开始转移话题问陈瑞书吃什么。


陈瑞书菜单也没看说“随便”,坐下后又开始问,“我发信息的时候P’Gun是不是已经睡了?”


陈智霆低着头在单子上打勾,伸长手就放到了柜台上,又理了理头发,“睡了怎么回复你?嗯?”


“看你就是刚从床上起来的样子。”陈瑞书摘掉了帽子,刘海自然分开,遮住一只眼睛,露出另一只,聚着店里不算太明亮的光,正巧笑起来勾起的嘴角也是向着那只闪亮的眼睛。


陈智霆“切”一声,撅着嘴,一副“你又知道了”的表情,然后撑着下巴扭头看向一边,下颔线平滑,像是黄油自然融化的弧度。


“发消息的时候真的很紧张,”陈瑞书手指拨弄着帽子上的夹子,眼睛还是直直盯着陈智霆,“但是看到P’Gun了就没什么感觉了,嗯。”


陈智霆转着眼睛看了陈瑞书一眼,眼角弯起来,分明在笑,“哦。”


陈瑞书说完又不好意思了,摸了摸鼻子靠到椅背上。


店门口的风铃响了一下,陈智霆的注意力轻易被吸引过去,但这份轻易里多少带了一点刻意,他十指交缠,显然在紧张。


pho很快被端上了桌,漂亮的一个深口的玻璃碗,小小的竹篓子里盛着嫩生生的豆芽和生菜,新鲜的,还带着水珠,亮晶晶。


“P.”陈瑞书把蔬菜夹起来浸到了浅褐色的牛肉汤里,伸手过去轻轻抓着陈智霆的手臂摇了摇。


陈智霆的手臂线条瞬间收紧,陈瑞书却加重力度抓着他,没让他抽出手。


“怎么了P,”陈瑞书不松手,眼睛还直直望过去,“你是不是不舒服?还是我,打扰到你……”


问到这个份上了,陈智霆才算肯抬头看着陈瑞书,大概是最近休息不足,下眼眶到了晚上就一圈微微的红,“没有。”


他说得诚恳,陈瑞书才松开了手,摸了摸脖子,又端端正正地坐着了,“没有就好。”


陈智霆盯着他收回去的手,自己把左手覆上了手腕还没消退的印子,又低下了头,咧开嘴笑了,细微表情并不很清楚,“P也很紧张,能见到N’Mark很好,很安心。”


“是嘛……”陈瑞书的声音含含糊糊,低沉着,好像自言自语似的,咬住下唇笑了笑。


谁也不是真的饿了去吃东西的,可怜最后那碗卖相完美的pho都烂咋咋地坨在了碗里。


“嗯……”被门口的风铃撞了下头,陈瑞书受惊吓地碰了碰后脑勺,站在台阶下面抬头看着陈智霆,身体不自觉地晃着,“我先送P回去。”


陈智霆笑得开心,一口白牙无限放送,跳下台阶抱住陈瑞书,“我又不是女生!我看你小小一只白白嫩嫩才危险,来,P’Gun送你去打车~”


陈瑞书任由他手臂挂着自己脖子,稍稍扭头,“算了,我自己去就好。P你先回家休息吧。”


“小朋友很体贴,”陈智霆这次没有躲开,就像是鼻尖贴鼻尖一样看着陈瑞书,黑暗里格外深沉漂亮眼睛,“长大了也不要变啊。”


陈瑞书还没回答,陈智霆就松开了手臂,在背后拍了拍陈瑞书头顶,“会做得很好的,不要害怕。”


“嗯。”陈瑞书转过身,抿着唇笑了。


陈智霆有点难过,但没再多表露了,他几乎把这当作最后的告别去对待。


陈瑞书突然伸手捏了捏陈智霆左耳的耳坠,就那么翘着一边嘴角抱了上去,“谢谢P.”


陈智霆的手不上不下,不敢搂紧不舍得推开,僵在身体两侧,最后还是举起来轻轻在陈瑞书的背上轻轻拍了拍,靠在了他肩膀上。



第二天就是《不期而爱》播放前的第一次正式见面会。


凌乱嘈杂后台,抱着一堆衣服的女孩跑来跑去,无数的名字被喊着。舞台上灯光眩目,陈智霆粉丝尖叫声里闭着眼,感受到陈瑞书身体贴上来,不过一秒,就小声着提醒着他起来,急匆匆下场换衣服。


一切光彩夺目的场景,丝丝缕缕牵扯着的在意……真的告别时,陈智霆心里陡然生出的不舍,那些炎炎午后浸透衣衫的汗,吃不了几口的盒饭,吵吵闹闹的休息时间,本以为不会再想回去的一切,都伸出了双手将他紧紧抓住。


他不想哭的,但拿着话筒说不出话来时能流出来的就只剩眼泪了。


陈瑞书辨认出话筒里声音的颤抖,扭过了头,身体是先做出反应靠过去的,手搭上了陈智霆肩膀。


陈智霆感受到陈瑞书手臂的微微温度和力道,一下崩溃了,回过身抱住了他,手指都因为肌肉紧缩而酸得没力,堪堪抓着陈瑞书柔软T恤领口。



哭过一场后,陈智霆就有点black out的感觉,完全不在状态,不知飘到什么地方去了,傻不拉几地跟着陈瑞书走。拍合照的时候,他坐下了,陈瑞书坐在他身后,他想也没想,下意识地就靠进了他怀里。


陈智霆抬头,对上陈瑞书带着一点点笑意的眼睛,他就低下了头。


一部电视剧的保质期是半年,那喜欢你呢?





———我又开始卡文,szd难受。

———希望小马和大小姐今天也可以努力营业让本人甜起来!

———后面大概就是无脑甜了,两章左右结束(?)但我向来无法控制篇幅……

MARKGUN#情热/2

MARKGUN#情热/2


bgm在前一篇。


“我成为演员的第一天,在化妆室见到的第一个人,就是……P’Earth啦。”陈智霆笑起来,抱住思睿开始扭,一点也不看旁边指着自己疯狂暗示的陈瑞书。


然后又要哄,抱着陈瑞书亲了好几口,拉着手好话说尽了,才哄好。


哄完陈智霆就仰面倒在了沙发上,“Siwat Jumlongkul,太过分了你。每次都要吃醋,每次都要我哄。”


“P’Gun你不哄我谁来哄?”陈瑞书推了推眼镜。


“谁爱哄谁哄。”


陈瑞书坐过去一点,一只脚缩上沙发,侧身抓着陈智霆手臂把软绵绵的他拉进怀里,陈智霆还没调整好姿势,胳肢窝就被挠了痒,整个人都跳起来,奈何还被人压着,只好在沙发上扭,一边扭一边求饶,“啊……N’Mark……我错了错了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
“哪错了?”陈瑞书把陈智霆圈怀里压在沙发上,眼镜快要落下鼻梁,微微下垂的宽阔的下眼睑勾引人似的弯出恰到好处的弧度。


“都错了。”陈智霆头发乱了,手又被抓着动不了,只好撅起嘴吹了吹遮住眼睛的刘海,然后就被啾了一口。


陈智霆又要哇哇乱叫,被威胁,“不许动,亲你。”


陈智霆眼睛瞪大大的不动了,“我说拍戏第一天嘛,又没说是之前,第一个见到的肯定是你嘛。好烦啊你,哼……”


“嗯,”陈瑞书心情好了,索性摘了眼镜,薅了一把陈智霆的头发,“我都忘了,P’Gun给我回忆一下。”


陈智霆又要作死说“我也忘了”,每次搞事情专属笑容都露出来了,就听见几声咳嗽。


“虽然是休息室,好歹锁个门。”周浩德假咳了两声,假装东张西望,其实眼睛在往沙发上瞟。


陈瑞书头也不抬,扔了一个抱枕过去。


陈智霆又在害羞,脸埋进了沙发缝。


“要点名了,你们……”周浩德没在怕的,捡起地上的抱枕拍拍抱在怀里,偷偷笑了,关门前还要不怀好意,“抓紧啊。”


陈瑞书直起身坐起来,拨了拨头发戴上绒线帽转移视线,闷声“嗯”了下,其实耳朵尖已经红了。


陈智霆埋在沙发里呜呜啊啊不肯起来了,又轮到陈瑞书蹲下做小伏低了。



总有一些大明星的故事是以“我陪我朋友去试镜,然后就被选上了”开始的,陈智霆有一点点像吧,但大部分还是不像的。他还没到大明星的份上,也不是陪朋友去试镜的,就是正儿八经自己去试镜的,只是没报什么大的希望而已,但是最终被选中来演techno也十足是个惊喜了。他试了不止一个角色,还试了kengkla,试kengkla的时候,他的techno就是陈瑞书。当时演的是kla开车来接no那场戏,也算是两个角色之间稀少的几场对手戏之一了,一切都挺好的,陈智霆还难得觉得自己挺适合kla的,结果一对上陈瑞书,那双没表情的眼睛,开得比常人更宽的眼尾,面孔上的一点点笑,他就开始紧张,就那么几句台词还说得结结巴巴。好不容易演完,陈智霆真是松了口气,也不挣扎了,准备打完招呼就走,结果被导演喊着互换一下角色。


真是神奇,陈智霆不记得和陈瑞书是怎么演的了,后来他就成了techno.


“啊,N’Mark……他是真的还在念高中呢啊……”那是在确认了角色,正式认识了陈瑞书,看了一半的原著后,陈智霆脑子里第一个飘起来的想法。


其实一开始的接近,总带着一点点蓄意的,经纪公司的关照,导演的提醒,以及一些心里模模糊糊的概念——你们这段时间,甚至是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要以近似情侣的状态来对待对方。所以陈智霆比以往更主动,而陈瑞书也没拒绝,慢慢地就熟悉起来,到开机的时候,他们对比其他人,已经亲密不少。


他们没什么对手戏,其实连单独的戏也不多,但需要待在剧组的时间还是很多,磨磨剧本还是会无聊,陈智霆又闲不住,一会就要跑到陈瑞书那里叽叽喳喳聊天。


“啊哈哈哈哈你看导演又在给Perth和Saint讲那种戏……”陈智霆还没脱戏服,拿剧本遮着脸偷笑,靠在陈瑞书身上,还拿手肘拼命拱人,“别看手机了,快看!”


陈瑞书无语,要怎么说?我们到时候也要拍,P你不要笑太过分?他只好把手机揣进兜里,右手抓着左手手腕,站定身体,让陈智霆好靠得舒服,然后陪他一起看,还要附和地笑笑。


“哎呀,不要直接笑嘛,我们偷偷的。”陈智霆竟然还有顾虑,大方地把剧本分了一半给陈瑞书遮住脸,“到时候他们也要笑我们。”


哦吼,陈瑞书扭头,眼睛都瞪大了,其他还算不动声色。


好像是注意到陈瑞书飘过来的视线,陈智霆咧着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反正还没到我们,热闹可以先看,嘿嘿……哇你看!”


“Mark!Gun!在看什么?明天就拍你们!”导演过来维持秩序赶人,附带威胁。


陈智霆拉着陈瑞书就溜,工作人员反而笑作一团。



其实这有一点点报复的心理在,开拍前的脱敏训练,陈智霆和陈瑞书就每次都被围观,因为就他俩练的是跟黄明明和王俊勇差不多的,主要还是跟着剧情走的。黄明明稳啊,看他笑嘻嘻的,鼻子对鼻子起来可不会笑,王俊勇小屁孩一个,哥哥不笑也不太敢笑,就那么盯着。


陈智霆太容易笑了,而且笑笑还要没骨头似的抱住陈瑞书。陈瑞书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毕竟之前的戏里该做的都做了,但陈智霆一害羞红起脸抱住他,他就没办法地很共情地也跟着不好意思起来。基本上脱敏的开头,过程和结尾,就看着陈智霆搂着陈瑞书的脖子笑了,当然大家笑得更开心。


陈智霆算盘拨得溜,戏一开拍,就把以前的帐都给还上了,每次吻戏啦,床戏啦,什么亲密戏啦,只要他在,就一定颠颠地跑去笑,要是陈瑞书也在,那肯定也要拉上的,真是“专治各种不服”。



在组里时陈智霆每天大大咧咧,和谁都嘻嘻哈哈,大家都不太清楚他那些大小姐的毛病,特别怕热,不吃辣也不吃油的,牛奶和咖啡都不能喝。


那天在组里吃午饭,陈瑞书也在,陈智霆就和他坐一块吃,后勤努力给工作餐增加一点花样,点的外卖有好几种,大家都随便拿一份开始吃。陈智霆看到有人饭盒打开,撒了红红绿绿好多辣椒,真是额头上刚干的汗又要流下来了,但他又不好意思说这个不吃那个不吃,闭着眼睛随便拿了一盒,结果好巧不巧正好是辣的炒饭,拿到的饮料还是咖啡,他哀哀地叹了口气,本来外面的饭就油多盐多,他已经吃不了几口,这下更好,简直是不让他吃。


“P’Gun,怎么不吃?”陈瑞书往嘴里舀了一口饭,扭头就看见坐在边上的陈智霆在扒拉饭。


陈智霆委委屈屈,本来想和往常对别人一样说“天热没胃口的”,不知怎么看到陈瑞书望过来就改口成了,“我不能吃辣的。”


“唔……早说嘛,”陈瑞书马上放下勺子,擦了擦嘴巴,把自己的饭推过去,“我都吃了一口了,P你不要嫌弃。”


陈智霆鼓起脸颊,抿着嘴还是漏出一点笑意,难得乖乖,把自己的饭推了过去,“我的还没吃。”然后拿叉子带了几粒米饭塞嘴里。


陈瑞书吃得也少,还剩一半的时候就放下不吃了,转身想拿饮料喝一口,结果是什么草莓汁的软饮,他手一伸刚想扔回袋子里,突然回头看了眼,又拿回了自己桌上。


“P’Gun,你把咖啡给我吧。”陈瑞书拧开瓶盖递给陈智霆,“这个你喝。”


“诶……草莓的。”陈智霆把自己的咖啡推过去,眼睛亮亮的盯着粉色瓶子的饮料,“Mark,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的?”


陈瑞书尴尬,晃了晃手里的咖啡瓶子,“我就记得你好像不喝咖啡……”


“对……啊,太喜欢草莓味了。”陈智霆放下动了没几口的饭,插上吸管就开始快乐吸饮料。


陈瑞书喝了口咖啡抿抿嘴,摇着头不给陈智霆看到地笑了,真是大小姐啊,又看到陈智霆的饭,吃得比自己还少,“P,这个饭不好吃吗?我刚才尝了一口还好。”


陈智霆喝到草莓软饮就开始飘,自己暴露公主病,“这家的外卖太油了,其实太油的我也不吃,蔬菜也没有……啊,想念朱拉的饭。”


陈瑞书挑了挑眉,一点点笑。


“哎,我就是比较关注身体健康,嗯。”陈智霆又飘回来了,挠了挠头转移话题,“Mark要去哪所大学呢?”


“诗大。”


“唔,和朱拉很近呢,到时候来找我呀,请你去吃罗勒叶炒饭!”陈智霆咬着吸管笑起来,摸了摸陈瑞书的后脑勺,自然得不行,倒有点惊着陈瑞书。


然后陈智霆就又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,“那个饭是紫色的,很好看的,还有草莓奶昔……好饿噢……”


陈瑞书看着陈智霆刚笑得眼睛都眯没了,现在又开始皱眉头,感慨一个人的表情怎么能这么多,不知道自己其实也跟着笑起来了。



那天陈瑞书的戏其实上午就拍好了,中午留着就是补拍几个镜头,拍完很早就可以走了,陈智霆还有夜戏,就一天都耗在剧组了。陈瑞书走的时候,他又开始可怜巴巴,“Mark明天早点来见我噢……”


陈瑞书就和他点点头。



天快黑时下戏,陈智霆精神涣散地回到休息的地方,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,中午吃的那一点猫食早就消化干净了,饿得头昏眼花。


“P’Gun,吃吧,这家的pho很清淡的。”陈瑞书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,陈智霆根本没看到他就在自己边上。


陈智霆饿得傻傻的。


“明天我没戏,所以今天再来见P一面。”陈瑞书摸了摸鼻子,又推了一杯饮料过去,“草莓奶昔,不是朱拉的,边上买的。”




------嘎嘎嘎谢谢大噶昨晚的评论和红心蓝手呀!不知道一个个该回什么就一起感谢你们啦~

------这其实并不是一篇日更的文,我空着就写,就不规律的。而且我觉得日更就没什么人看……

------我写的东西就都节奏慢吞吞的,为了不太无聊,就会前后交错一下,希望不觉得突兀啦!哦对了,所有试镜拍戏巴拉巴拉全是我瞎编的你们不要当真啊kkkkkk

MARKGUN#情热/1

MARKGUN#情热/1


bgm在前一篇。



陈智霆又是那样的表情,眼睛眯起来,咬住一点点下嘴唇,像是压抑着什么笑,眉毛挑得一高一低,手伸过去想表示友好地摸一摸弟弟的头发,但又被陈瑞书有点冷淡的表情给逼退了回来,尴尬地缩进了袖子攥紧,抬头望天。


哪来的天,只有商场的天花板。


小家伙越来越难哄,陈智霆叹气,只好扭头看着台上,结果搭在腿上的手被人不着痕迹地捏住了指尖。感冒药吃了要犯困,最近工作和课业轮番轰炸,他吃药断断续续,也总是忘记要去医院吊水,病一直没好,今天又轻微地烧起来,体温有一点点高,指尖正烫着。


陈智霆侧过脸,盯着陈瑞书,不敢久盯,马上移开视线,陈瑞书却追着他眼睛不放。


“看我干嘛,不给你看。”陈瑞书那个声音,低低的,总是有点含含糊糊,慢吞吞听得人着急,稀松平常的一句话,每个字分开了,被他说着总好像带点不同寻常的意思在里面。


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在高朋满座中,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。


周围人声杂乱,舞台音乐整耳欲聋,陈瑞书说话要凑那么近。


陈智霆有点脸红,想起刚才在后台的那个吻,外耳廓一圈热热的,他想自己倒好像真病得不轻。



就好像陈智霆知道自己胃不好,工作结束了却还是忘记吃饭,陈瑞书说了多少遍了,恨不得每次都买了外卖送到他家去,还是忘记,被陈瑞书发现,就要生气。陈瑞书好脾气,但是一生气起来就很难哄好,说到底还是个小朋友,陈智霆就很想告诉他,成年人谈恋爱,谁管你吃饭不吃饭呢,发信息提醒也只是履行义务,说完就算,只管你漂亮面孔常在和甜言蜜语不少。


陈智霆都生病了,还能拖着不去看医生,真是把陈瑞书气坏了,可是对着陈智霆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能耐着性子问,“怎么不去看医生?”


“唔……最近太忙,”陈智霆深谙成年人的打太极之法,就要糊弄过去,“也不太严重,过两天就去。”


“今天活动结束,我陪你去。”


“唔咦,不要!”陈智霆要不是碍着化妆间人多眼杂,恨不得扑上去捂住陈瑞书的嘴,“到时候经纪人那里又要烦了。”


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陈瑞书拉着椅子又坐近一点,衬衫领口那么大,脖子上的链子轻而易举地滑出来。


陈智霆强迫症似的把链子塞回陈瑞书衬衫里,又小心翼翼看了下自己手腕,将那条链子又推着往里面藏好了,眼睛往边上一扫,移开视线,死性不改地打太极,“我会去的啦,放心吧。”


陈瑞书不动声色,抱着手臂靠在椅背上,陈智霆上看下看就是不看陈瑞书。


“走。”陈瑞书站起来,轻轻抓住陈智霆的肩膀,想把他提起来,平时总没骨头的,今天陈智霆倒是在椅子上扎得挺稳的。


陈智霆抱着椅子不撒手,嘴唇一阖一开,“不走。”化妆师今天大概算是失手,把唇釉都涂到了他嘴唇和湿润口腔相接的界线,张嘴时几根颜色浅淡的细线就牵扯在上下唇之间,一会又不堪重力拉扯,绵绵地落回下嘴唇,晶亮。


陈瑞书手一用力就拉着他起来,然后就掀开旁边一块不知是用来干嘛的帘子,把他推进了后面的一片黑色空间里。


陈智霆吓了一跳,差点叫出来,还是自己先捂住了嘴,另一只手下意识紧紧抓住了陈瑞书的手臂,在黑暗里不敢说话。


光亮透过白色帘子,嘈杂的人声也是,仔细分辨了好像还能听见人在叫“Mark”。


陈瑞书靠过去,拉开陈智霆捂住嘴的手圈到自己脖子上,两人热热的呼吸交在一起,陈智霆明显呼吸急促起来,又不敢出声,喉咙里一点点细细的气声泄露,求饶似的。陈瑞书才不管,两只手扣住陈智霆的腰往自己身体拉了拉,并不给他着力点就亲上去,舌尖舔在他紧闭的牙齿上,又轻轻咬了咬陈智霆的下嘴唇,一咬,陈智霆就松开了牙关,手指收紧,抓着陈瑞书的肩膀。


“口红好难……”陈瑞书的手又往下移了一点,将陈智霆的嘴唇放松了片刻,含糊出声。


陈智霆简直要烧晕过去,眼睛都闭上了,还说不出话,却抓着陈瑞书不松开,“Mark…”


“我要和你交叉感染,你我要,你生的病我也要。”陈瑞书把陈智霆的脑袋摁到自己肩膀上,抱住他,“不许你再拖,晚上我肯定要和你一起去。”他想要凶一点的,因为陈智霆总是不听话,但是说出口依旧温和,他还是不擅长强迫人,刚才除外。


陈智霆心里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,闷声笑起来,手挪了挪把陈瑞书的脖子圈好了,“五十分。”


陈瑞书“嗯”了一声表示疑惑。


“吻技。”陈智霆马上要把自己皮死了。


一直到下台看秀,陈瑞书都还笑不出来。



晚上,陈瑞书拉着陈智霆去了医院,挂号缴费拿药他一个人全做了,还帮陈智霆提着包,陈智霆舒舒服服做大佬。


和陈智霆自己说的一样,感冒并不很严重,连吊水也不用,只有陈瑞书一个人着急。


“你看嘛,就是没什么呀。”陈智霆勾着陈瑞书的脖子,又没骨头地靠着他。


“嗯。”陈瑞书从窗口取了药,皱着鼻子扭头又要凶,看着陈智霆傻乎乎的脸,还是笑了,“知道了。”


“有点饿。”陈智霆想拿过自己的包,但包被陈瑞书攥得紧,他就撒手不管了。


“还去那里吗?”陈瑞书说话时盯人的眼神太专注,又让陈智霆不好意思,收回了挂在他脖子上的手,乖乖地跟着他往外走,点点头算是肯定。


走到的士站,时间晚了,并没有车进来,前面还站着几个等车的人。陈瑞书靠在栏杆上,伸出右手,手心向上摊开在陈智霆面前。


陈智霆手指动了动,看了看四周,低着头,把手缩在袖子里放进了陈瑞书的手心。


陈瑞书剥开他的袖子,抓住他指尖,松松拢在手心,一会又成了十指相扣。


夜色是最好保护衣,两个人怎么看也不过是站得近一点,贴得紧一点的一对年轻好朋友。


“Mark.”陈智霆总觉得有话想说,到嘴边又说不出,等陈瑞书看过来更说不出,“喊你一下。”


陈瑞书笑着别开脸,摘掉了帽子,抓着陈智霆的手细微晃了晃,的士飞快驶过时带起一阵风,吹起他细软发丝,刘海太长,连眼睛也看不清。


陈智霆抬手拿指尖给他拨了拨,然后轻轻盖在他眉骨。


陈瑞书嘴角的笑意还没散去,翘着,眼底坐拥城市灯光,他捧住陈智霆面颊,手上的帽子遮住了两个人的侧脸。


又是一个隐秘的吻。



吃pho的地方离陈智霆家挺近的,两个人就走路一起回去,到了门口,陈智霆在包里摸了钥匙,磨磨蹭蹭不开门,陈瑞书就看着他磨磨蹭蹭。


“我走了。”还是陈瑞书先说的,他又戴上渔夫帽,只露鼻子和嘴巴,抬起头视线才能落到陈智霆脸上。


陈智霆去拉他的手,拉住了就不放。


“P,我真的要走了。”陈瑞书抬了抬帽沿,笑的时候面颊上仅剩的那一点属于青春期的肉肉鼓起来,就有些小孩子的样子,露出一线雪白的牙齿。


陈智霆捏着他的面颊肉扯了一把,“嗯嗯嗯,走吧你!”


陈瑞书一点也不躲,还就着他的手凑过去一点,五指轻轻扣住他的手腕,温热嘴唇在他手腕内侧亲了亲。


陈智霆又要假装没有脸红,抽回手,转身三两下就打开门奔进去。


脸烫得要命,陈智霆跑到厨房拿起一只玻璃杯就往脸上贴,靠着冰箱就坐到了地上,不知又想起了什么,笑了一下就开始叹气,然后拿出手机开始例行公事转推白天的照片。


坐得屁股有点凉了,他扭了扭腰撑着地要站起来,手机又弹出一条消息,是陈瑞书的。

-P’Gun.


-又干嘛啊?


-来开门。


看着屏幕,陈智霆有点愣了,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就跑去了玄关。


陈瑞书提起手里装的满满的便利店购物袋,递到陈智霆面前,“路过想起来的,上次买的肯定都坏了,记得扔掉。”


陈智霆接过,表情又开始傻,抿着嘴唇,眉毛挑得一高一低,面颊鼓鼓的,一只手从耳垂一直摸到长长的耳坠子。


“吃东西,嗯?”陈瑞书手插在裤子口袋,晃了两下,一直藏得很好的无措就偷跑出来了,“太晚了,我就先走啦。晚安P’Gun.”


对于陈智霆,这个小两岁的弟弟,好像世纪末最后一朵有颜色的花。






------希望我们小马pony不要再不开心啦。大小姐和我们都陪着你呐,未来可期。

------还没有掌握很好,ooc哈,忍下忍下!

------大概走向就是rps吧,现在的恋爱期和过去的暧昧期,朋友时期都会穿插,好久没写东西,脑子转飞快,手真的生了。

天灯/4

bgm在前一篇。

两个礼拜之前更新的,被吞了,我没看到。

补一下ao3的链接,点proceed就好。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6424597

其实啥也没有。

那时候写就觉得很无力,两个礼拜都没动笔写下文,觉得很累,没意思,肝不下去。

先跑路一段时间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哈哈哈哈,大概觉得搞到真的就回来了。

真的很抱歉啊,因为自己不开心就随便跑路,还是好爱你们!❤️

 

© 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