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
So Far So Good/3

/3

bgm在前一篇。

暑假里,崔胜澈和韩率一起看了好几部电影。

电影院里黑呀,什么也看不见的,但大银幕的光偏偏能让人看清身边人的面孔。崔胜澈很乐意在那两小时里花半小时不经意地盯着韩率看个够。

他心里从来没有过要更进一步的想法,反正任何一条路都是死路,他也就不去奢望什么了。他轻轻松松将自己所有细枝末节的感情都归结于青春期荷尔蒙涌动,一种对美丽面孔的迷恋。反正越肤浅越好,能让他觉得自己还有得治。

韩率再过生日的那个二月,崔胜澈回大邱了。韩率问秀智是怎么了,秀智说是他爷爷身体不好。

韩率当时没说什么,到很晚给崔胜澈打了个电话。崔胜澈在电话里哭了,韩率手忙脚乱地安慰。

最后两个人还是平常道晚安,只是韩率总放心不下...

So Far So Good/2

/2

bgm和歌词都在前面,韩率唱的就是这首。

崔胜澈就那么睡着了,别扭地蜷着身体躺在地毯上,脸颊被下午直射的太阳光照得通红,手边放着韩率的吉他。

韩率一个月有半天休假,正好轮到了周日,但他还是在练习室待到了天快黑才走。回到家,他喊了一声没人应,才知道秀智不在,轻轻叹了口气就自己回房间了,然后就看到崔胜澈睡在他房间的地上。

房间因为开着空调而有些干燥,韩率轻手轻脚摸到床边开了加湿器,扯过豆袋上丢着的毯子,盖到了崔胜澈身上。

一有动静崔胜澈就醒了,摸着脖子“哎”了一声,慢慢坐了起来,朦朦胧胧看得见韩率,“我……等等你,一不小心就睡着了。”

韩率盘腿坐下,拿过吉他,随便拨了几个声。

崔胜澈还是懒洋洋,斜斜地靠着...

歌词。

Jet Lag/完


#花吐症

bgm在前一篇。

在签售会上,崔胜澈搂着韩率肩膀,笑眯眯地对粉丝说,前两天带着Vernon和胜宽去做了大人做的事。

台下的粉丝起哄,说是什么事呢?

崔胜澈有点懵,然后说,就是吃了顿饭,然后去喝酒了。

粉丝拖长了声音“切”。

有成员提醒他,说就是你们想的那种事。

崔胜澈也笑了,然后说,就是你们想的那种事。

韩率一直盯着崔胜澈在笑,手不自觉地捏着半空的水瓶。

那晚喝完酒,晕乎乎地在浴室洗澡的时候,韩率喉咙口痒痒的,他清了清嗓子,接了一捧水漱口,然后吐在了洗手池里。

他吐出了一朵嫩黄色的雏菊。

酒一下醒了,他想,完了。

夜里,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如何也睡不着,脑海总在重复播放着好多年前第一次见到崔胜澈的场景。

长长的...

 

© 欻然而止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