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illiamholic. 💓Unstoppable.

没有如果

那日他要走了,军官来送他。
家里要搬的东西太多了,仆人还在匆匆忙忙装车,前院大厅都乱得很。他少爷做派,一身挺括西装在旁边歇着,看见军官,他眼睛亮了亮。
他们着实许久未见,虽都在这座城市,但军官要处理的事太多,他也并不空闲,再说总不能每日莫名地去找军官。他想起来尚觉得有些不好受,这么久一次见面却是送别。
两人走着并未说话,到了后院回廊,军官拉住他的手,他也就停下。
“我要走了。”他咕哝。
“嗯。”军官冷醒回应。
情人间的絮语总趋于无意义,却仿佛能缠缠绵绵难绝断,尤其送别,似乎必须依依不舍半天。
军官惜言,他能贫也接不下去。
“嗯。”他学着军官的语气,好笑地望住军官,“干脆保持沉默吧,说了不如没说。”
军官看回去,...



那军官着实长了双英气十足的眼睛,这次再碰上那视线,他没再躲,也没惊,只笑盈盈地看回去,丝绸白衬衣宽大的袖子捋起了半截悠悠垂在栏杆上,一截手腕雪白。回了南方,他如鱼儿入了水,恣意得很,没半点羞怯。
那是江南的烟花三月,据说关外仍有地方盖着雪,但在这,柳条已抽了绿芽,桃花开得微微泛粉色,飞到更南方过冬的水鸟也转了翅尖飞回来了,池塘边翻飞着各色翅膀。正是最好的时节。

他父亲做的局,军官也留下来吃晚饭。难免有人劝酒,他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能喝会玩,桌上也不全是长辈,连着给他灌了好几杯。他喝了也不晕,一杯一杯给回敬过去,也就脸色透点红。
军官同人在谈话,有人喝得半醺了去敬酒,一旁站着的副官马上伸手拦住,没开口,军...

“后会暂无期,相聚终有时。”

- - - - 痴情司 <<<<

--03<<

阿霆带着青年去图书馆查报纸。青年似乎知道的不多,只说是在1937年从内地搬来的一户富裕人家,可能经营茶叶丝绸生意。
阿霆借了那几年的商报出来,两人一起找,过了大半天,阿霆叹气,“这样不行啊。”
“快翻。”青年不理他。
“你都不多讲一点,这样大海捞针能找到什么?你要是还知道什么说出来就好了啊!”
青年保持沉默。
“我可没欠你的,在这浪费时间算什么。”
青年说了两个名字,他的声音像是潮湿的布帛一般,生硬又致密,抬头,“你准备怎么找?”
阿霆怔了片刻,“查电子版。”

“有一则讣告。”阿霆惴惴,“有地址,但是四十年前了。”
青年看了眼屏幕,突然间垂下头,“我累了,下次再去。”

“要不要带你去中环,...

- - - - 痴情司 <<<<

- -02<<

进冰室,阿霆就看到窗边坐着的一堆自己朋友,跑着过去扼住一人脖子,两人边笑边扭在了一块。
“返咗都唔同我哋通气,搞乜也。”有人讲。
“刚到啦。”阿霆坐下吸了口冰茶,“准备等会去搵你哋。”
“今晚公园篮球,你怎样?”
“Okay.帮我叫份猪扒饭……”
不知哪窜出来个女孩,长长的自然卷发,一张猫脸,眼镜又黑又大,“萝卜糕,我知。你快返屋企换球鞋。”
“May啊,”阿霆一拍脑袋,皱着眉装作刚记起的样子,“我都忘咗你啊,挂唔挂住我啊?”
嬉皮笑脸被打回,“废话咁多!”

阿霆望住自己身后那只鬼,“算也带你出来看过了,等会我去打球你是待在家里还是和我一起过去?”
“篮球……是什么?”
“哇,六十岁阿公...

摸鱼。以及梗的来源以及BGM。

我很好,我在LOFTER

查看详情

 

© 欻然而止 | Powered by LOFTER